美的集团少东家卷入做空漩涡 高频交易是如何“诱导”散户上钩的?

这次查处的账户很多都涉及高频交易,这类高频交易确实会加剧市场的波动性。“当前的高频交易利用技术优势,能够在买卖盘的第一档报很多单,并且在真实成交前把交割单迅速撤回。通过瞬时报价和瞬时撤回,使得第一档的‘盘口流量’变得很大,让投资者误以为市场买卖很活跃而被吸引过来,最终达到以较高的价格卖出和较低的价格买入的目的。”

严查风暴以来,截至8月3日,上交所已经有38个账户因存在严重异常交易行为受到交易限制,并对5个存在异常交易行为的证券账户做出了口头警示。它们被指利用资金优势,对市场价格造成严重干扰。其中,盈峰资本、盈融达两家旗下多个账户遭到上交所、深交所联合限制。还有东海恒信借道两家基金公司发的三只产品账户也都纷纷上榜。

通道账户上榜基金公司躺枪

这两天,富安达基金和融通资本都有点无奈。它们两家公司有三只产品在被禁账户榜上有名,分别为富安达基金-海通证券-富安达-东海恒信7期资产管理计划、融通资本财富—海通证券—融通资本东海恒信12期资产管理计划、融通资本财富—海通证券—融通资本东海恒信14期资产管理计划。

通过上面三个产品的名称我们不难发现,这两家公司实际上只是作为通道,海通证券作为托管,真正背后操作的是东海恒信,而其交易并不通过基金公司。

东海恒信7期成立于2015年3月25日,初始规模1.9亿元左右;东海恒信12期及14期则皆成立于今年6月18日,距离此后的救市近数个交易日,初始规模同为2.4亿元。

东海恒信操作的账户,基金公司却背了锅。据了解,现在已经有许多相关产品的投资者发问,记者咨询时这两家基金已不愿意再回应。

据知情人士透露,“通道业务无非两种,一种是交易下单通过恒生系统,交易指令发出后通过基金公司交易。另一种是用讯投系统或者HOMS系统,交易指令并不通过基金公司,而是直接从券商席位出去。基金公司不可能有这么多交易员做这种量化的单子。”

有业内人士表示,富安达账户之所以“中枪”,主要原因便是频繁下单撤单。“频繁下单撤单涉嫌操纵市场,或违反证券法。”上海市华荣律师事务所律师许峰对记者表示。对于账户目前的状况和后续的操作思路,截止发稿富安达并未作出回复。而随着监管层的核查,后续是否还会有进一步的措施也尚不明确。许峰表示,如果最终被认定为操纵市场,则可能会被证券会作出行政处罚,至于责任主体,还是要看投资决策方及执行方是谁。

禁后涨跌谁负责?

在限制交易的34个账户中,盈峰资本此次被上交所点名4账户,是本次遭查的大头,分别为盈峰量化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新方程盈峰量化对冲基金私募资产管理计划、盈峰梧桐量化对冲基金、盈峰盈宝对冲基金,其指定营业部皆为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总部证券营业部,而这个营业部正是本轮救市主力军大本营之一。

根据盈峰资本官网公告,这四个证券账户将被限制交易至2015年10月30日。

据了解,在盈峰资本发出账户被禁止交易的公告之后,相关产品的投资者立刻反应,表示非常不解,盈峰资本也立即开会向投资者作了说明。然而,尽管作出说明,但现在账户被禁完全无能为力已是不变事实。

盈峰方面表示只希望能够尽快作出调查结果恢复正常交易。因为,一旦账户被禁止交易,这也就意味着这三个月内这四个账户的头寸将完全不受控制,将随着股市波动浮沉。那么如果账户恢复交易后给投资者产生了亏损,到时候到底谁来承担这个责任,非常值得考虑。

对此,盈峰资本一位负责人表示,对这次证券账户被禁止交易的结果不做任何评价。至于账户被禁的具体原因现在尚无定论不便多说,但是他同时也表示,“公司绝对没有获得非法利益的意愿,在主观上也绝对没有恶意做空和操纵市场的想法。而且,配合监管机构的调查是自己的责任,所以会积极配合调查寻找问题,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同样被禁的还有盈融达投资的两个产品账户。他们在8月1日发出公告,表示“公司正在积极准备相关材料,向监管机构提供情况说明,并申请复核,争取尽快解除以上两只产品的交易限制,恢复正常交易。”

盈峰背后老板系美的少东家

公开资料表明,盈峰控股即原盈峰集团,由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之子何剑峰于1994年在顺德创立,目前已发展成为跨零售、金融、资产管理、工业制造的多元化控股集团,以盈峰资本为核心的金融业是其旗下三大核心产业之一。

此外,美的集团2014年年报显示,何剑峰现任美的集团董事,同时任盈峰控股董事长兼总裁。而因为同受美的集团最终控股股东直系亲属控制,盈峰控股成为美的集团关联方之一。

根据盈峰官方信息,盈峰资本是由盈峰控股旗下合赢投资和盈峰创投在2012年合并成立的综合型资产管理公司,注册于深圳前海,注册资本5000万元,旗下证券投资基金、PE投资基金达22只,管理资产近50亿元人民币。

截至目前,盈峰资本旗下有两家投资机构,分别为合赢投资和盈峰创投。其中,合赢投资为国内最早成立并发行阳光私募的私募证券基金管理机构之一,管理资产规模30亿元人民币,累计发行过13期阳光私募产品;盈峰创投则由盈峰集团直接投资部发展而来,自2008年开始股权投资业务,已发行两期PE基金并投资十多个项目,投资金额超过10亿元,已有三个项目在主板和创业板上市。

程序化交易是否有助涨跌?

监管层这次禁止了这么多量化对冲账户的交易,剑指程序化高频交易对市场的影响,那么,这类交易是否真的影响到了市场,又是如何推波助澜的呢?

北京融合资本总经理仲崇敬认为,这次查处的账户很多都涉及高频交易,这类高频交易确实会加剧市场的波动性。仲崇敬具体解释,“当前的高频交易利用技术优势,能够在买卖盘的第一档报很多单,并且在真实成交前把交割单迅速撤回。通过瞬时报价和瞬时撤回,使得第一档的‘盘口流量’变得很大,让投资者误以为市场买卖很活跃而被吸引过来,最终达到以较高的价格卖出和较低的价格买入的目的。”

关于这种高频交易是否会助涨助跌,仲崇敬认为,“近期市场本身不太稳定,前段时间经常出现15分钟暴涨和15分钟暴跌的情况,里面有高频的虚假交易的报撤单时加大了市场的波动,而且报单资金由于没有进入实际成交,理论上可以无限次进入市场、无限次购买,从而对市场短时造成较大影响。”

格上理财研究员刘豫也表示,“程序化交易下单速度比人快,市场在下跌过程中,所有的程序化交易会集中挂单卖出,会加速股价的下跌,上涨时也是如此,所以在上涨和下跌过程中会有一定助涨助跌的作用。”

但刘豫也表示,当股价打在跌停板上时,因为无法卖出股票,程序化交易实质不会对股价产生影响。

刘豫认为,监管层这次主要查处的是频繁的挂单和撤单行为,他们认为,这种频繁挂撤单行为在市场下跌过程中影响到市场的稳定性,因此限制交易账户,并且出台相关交易和监控规则。“这次被封的账号中很多撤单率都在90%以上,高的有99%。”

刘豫告诉记者,从盈融达的情况来看,产品使用阿尔法套利和期现套利策略,在正常情况下不会用到频繁的挂撤单,只有在市场跌停的情况下,交易系统会自动不停地挂单和撤单,“股票跌停时一般投资者无法卖出,但是盈融达用的是程序化交易,交易系统会自动要求以市价卖出,如果无法卖出会立马撤单,再挂一个更低的价格,导致最后来回挂单和撤单,出现频繁挂撤单。”

“问题出在程序化算法交易上,相信这次被查之后,他们也会在交易系统方面有所改进。”刘豫告诉记者。

仲崇敬也表示,“高频交易本身对硬件系统要求非常严格,目前在市场中规模较小,估计每天交易量不超过两三百亿的规模,相比市场万亿的成交量来说不是很多,因此对市场影响不大。”

仲崇敬告诉记者,“这种高频交易年化获利也非常丰厚,比如一小时获利万分之一,是稳定的获利,而且能以持续复利滚下去,关键是看其硬件设施能够容下多大的资金容量。而且高频交易有技术门槛,现在市场上竞争者少。”

相关阅读

起底被禁34个账户的三宗罪

被限账户祸起“高频交易”

7月31日沪深交易所公布了34个限制交易的机构账户,加上日前上交所限制了4个个人账户的交易,账户交易监管范围已从机构扩大到个人。

这些账户的投资机构不管来自境内境外,主要涉嫌操纵股价的嫌疑,一位受访的从事量化对冲的投资人表示:“套利本身并没有问题,这是允许的游戏规则,被限制的账户可能主要是中间有操纵股价的嫌疑,套救市的利,并且卖出的量特别大。”

受限账户中,从事量化对冲的私募账户居多,最引人注明的是盈峰资本旗下的4只量化对冲基金,还有表示要提起行政复议的2只盈融达量化对冲产品,以及被称与美国对冲基金Citadel关系密切的司度贸易公司账户。

“其实,监管层限制的是高频交易的撤单行为,而非量化对冲策略本身。”多位业内人士向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证实。

国金证券资产管理分公司投资总监石宾表示,通俗地讲可以利用计算机选股以及自动下单的做法称为程序化交易,而量化对冲是一种选股工具,与程序化交易的概念接近,只不过程序化交易包括了选股、下单、执行整个交易过程。

而其中高频交易作为程序化交易的一种,被广泛应用在期货交易中,比如朱雀、重阳等知名的私募都比较擅长。据了解,股票交易只有少数私募或大户才会采用高频交易,并且规模较小。

撤单是如何影响股价的

目前,公募基金、券商资管等机构主要在期货交易中采用高频交易,这主要因其T+0的交易制度。石兵介绍称,一直专注于量化对冲的国金证券资管团队,擅长的也是阿尔法策略和套利,股票高频交易需要通过融券实现,而公募和券商资管并不能做融券。

因此从受到限制的账户看,没有公募和券商资管账户,更多的是私募账户。而其中采用高频交易是账户受监管的主要原因,尤其是高频撤单行为。

所谓高频交易,并非所有的程序化交易都能入围,而是指交易频次至少以每分钟、每秒或半秒计算的频繁交易。

一位曾任券商自营总经理的私募人士表示,高频撤单在高频交易中很常见,并不见得这些受限账户就是恶意做空。通常是高频交易系统将预先设置的股票交易大单自动拆成多个小单,然后每分钟发送到券商;如果某个小单不成交或不完全成交,该模块会在30秒后自动撤单,并按最新价格进行补单。

但高频撤单行为本身可以影响股价,这一说法得到了印证。石兵认为,当高频交易投资者挂出巨量单子买入或卖出,因额度太大通常都不能马上成交,投资者会根据这一信号调整挂单价格,然后高频交易投资者再撤单重新补单,从而影响价格。

这种情况对大盘股影响相对较小,而对小市值股票就很容易操纵股价。

不过按照目前中金所划定了在股指期货端“异常交易行为”的界限,即“单个合约每日报撤单行为超过400次、每日自成交行为超过5次”,这已经基本限制了高频交易的次数。

延伸阅读:

    无相关信息
标签:散户之家

上一篇:为吸引散户与确保流动资金充足 多家银行推出高定存利率

下一篇:返回列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