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经济学家成思危今晨去世 被誉为创业板之父

 

著名经济学家成思危先生于北京时间7月12日与世长辞,享年80岁。

成思危先生,系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创业板之父,主要研究领域为化工系统工程、软科学及管理科学,近年来致力于探索及阐明虚拟经济的特点与发展规律,并积极研究和推动风险投资在中国的发展。由于他为中国新兴的风险投资业做出的奠基性贡献,业内人士亲切地称他为中国风险投资之父。

在最近发表的文章中,成思危指出,“研究金融问题需有战略观,其中最重要的是确定战略目标,因为目标一错,满盘皆输,如果目标不对,后面的战略和策略贯彻实施得再好,最后也达不到预期效果,甚至会造成严重损失。”

而在4月的智库研讨会上,成思危指出,智库要“实事求是,要多讲真话实话,少说空话套话,不说大话假话。如果智库来讲大话假话,那就非常得危险。”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2010年11月01日,创业板市场迎来首批上市公司的集中解禁狂潮。27家创业板公司近12亿股限售股解禁,解禁市值超过300亿元,这将使其流通市值增长一倍。在过去的一年中,创业板曾演绎出一个个造富神话,然而业绩变脸、高管离职套现等现象,让人们对创业板多了一丝担心。目前上午股市已经收盘,已经解禁的创业板表现如何?之前人们担心的一些离职高管套现的传闻是否得到了证实呢?

2010年11月01日早盘两市纷纷高开,沪指站上3000点,并且冲上以5日、10日均线,创业板指大涨2.5%,个股全线飘红。由于2010年11月01日28支首批创业板公司个股解禁的时间的到来,此前市场反映比较悲观,但是早盘创业板大涨给了多投比较坚定的信心。截至上午收盘,创业板指上涨4.23%,首批28家公司不同程度的出现上涨,而对于解禁压力这个问题,记者采访了一些创业板公司的负责人,包括解禁压力比较小的神州泰岳战略投资部的总经理张黔山。

张黔山:对于神州泰越来讲,首先我们解禁压力并不大,因为我们的股东基本上都是锁定三年。即便是解禁,压力不大,只有一个股东,股数也不多。在解禁之前我们也跟他进行了很多次充分的沟通,大家也达成一种共识,即便出售也是采取大众交易的方式。

而对于此前大家比较担心的高管辞职套现,根据现在得到最新的数据统计,实际上截止到9月13日,51位辞职的高管当中仅仅只有9位是持股的。对于乐普医疗、立思辰、机器人和华谊兄弟这四家不太同于神州泰岳,因为他们的解禁限售股总股本比重是超过40%的,2010年11月01日上午他们当中,除了立思辰是有重组消息继续停牌之外,其余三家都有3.5%以上的涨幅,其中涨幅最高的是机器人,涨幅达到5.63%。

大家之所以担心创业板的解禁会带来抛售狂潮,是因为之前创业板明显过高的估值,还有大批创业板高管选择辞职以备套现。

今年1月18日,同花顺董秘方超和监事易晓梅双双辞职,距公司上市仅15个交易日。

1月底,华测检测、银江股份也相继有独立董事和副总经理辞职。

2月份,华力创通、朗科科技、大禹节水和梅泰诺几家公司的高管辞职。

3月10日,网宿科技便公告称公司董事、总经理和独董辞职。

3月25日和3月30日,前后相隔仅5天,硅宝科技便相继公告监事和财务负责人辞职。

资料显示,今年以来已有34名高管辞职,涉及24家公司。

针对创业板这一年来出现的问题,有一个人肯定是最关心的,他就是中国风险投资的首倡者,被称为中国创业板之父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著名经济学家成思危。

成思危:一方面是这些高管的道德品质的问题,一个高管如果没有社会责任感、没有对投资者的责任心,我觉得他本身就不符合条件;另一方面这些高管最了解企业的底细,那就可能是这个公司有问题,公司未来发展前景不好,所以他逃了。如果这个企业发展的很好,他干嘛要离职,他将来的收益可能比现在还高。

设立创业板的目的是为了支持创新型企业上市融资,但创业板上市时却被过高的估值。创业板富豪榜显示,目前创业板身家过亿的亿万富豪数量已达500个左右,创业板成了不创即富板。对此,成思危表达了自己的担心。

成思危:估值高了就给投资人的期望过高,这是很危险的。一些高新技术企业上市两年内不一定就会赢利,他需要资金去扩大生产,去创新。这样,投资人就可能会失望。有人说,创业板是造富板。我觉得如果真的是依靠科技,对国家建设起了很大作用,这些科技的创新人、发明人,在实现他的社会价值的同时得到高额回报是合理的。但如果是为了圈钱,发布虚假信息造富,我们是绝对反对的。目前来看,创业板企业当中创新型企业所占的比重并不如预想的那么高。

随着2010年11月01日创业板限售股解禁的闸门打开,这些被高估值的股票抛售、套现将是实实在在的。在创业板上市公司批量制造亿万富豪的同时,机构和散户却陷入被套的尴尬局面中。针对这种情况,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教授李永森建议,中国的创业板应适当延长原始投资者的禁售期。

李永森:因为有了“高市盈率、高发行价、高超募集资金”这三高现象,就进一步导致了造富的问题、投资者亏损的问题,看不到这些公司成长性的问题。我们希望创业板是高风险、高回报,但现实是风险很高,回报却不高。基于现在的情况,中国的创业板对于原始投资者股份的限制,仅仅按照一年的禁售期是偏短的,应该延长原始投资者的禁售期,可能需要3、5年才能见到创业板公司的成长性。投资者也要进一步认识创业板、理解创业板公司的发展规律,不要寄希望这些公司当前就能创造出多少业绩来,要看他的未来。

虽然创业板面临着诸多的问题,但是任何新生事物都不是完美的,中国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对于这一年来的创业板还是满意的。

尚福林:创业板是落实国家自主创新战略的重要一站,是促进经济结构转型的一个重要推动力。创业板进一步完善了创新型中小企业的融资链条,加快了科技成果的产业化。

创业板之父成思危也相信,创业板就像一个孩子,会长大的,总有一天会成为中国的纳斯达克。

成思危:我们对创业板不能要求太高,因为它才2岁,国外那斯达克都几十年的历史了,我们要帮助它完善,帮助它健康成长。我相信大浪淘沙,只有通过市场浪潮的冲洗,才能看出哪些企业是真正有发展。正是因为有了创业板的机制,才扶植了一批公司成为世界级的、科技型的创新公司。将来有几十家好的公司成为像微软那样的,中国的创业板就是成功的。我有信心!

延伸阅读:

    无相关信息
标签:散户之家

上一篇:英国经济学家看中国股市:政府干预不是长久之计(图)

下一篇:佣金费率之争 投资者货比三家别忘砍价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