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户就一定是韭菜?期货这个行业里没有贵族!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七禾网。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访谈嘉宾:韩旭

2009年经营铅锌矿现货时接触期货,随后入市交易,2010年用部分资金做套保,只做锌和铜。2011年开始专职从事期货交易,逐步稳定操作理念和系统。2013年下半年交易手法开始成熟,以隔夜波段为主。2014年开始稳定盈利至今。2015年与其他6位成熟盘手合作组建交易团队,团队交易手法涉及高频、波段、趋势、套利以及量化策略。操盘风格:隔夜波段为主,日内短线和中长趋势相结合,日内交易5次左右。盈利加仓凶悍,复利能力强。

精彩观点:

在这个市场上怎么看待行情很重要,怎么看待自己也很重要。

我在这个市场投入了那么多年青春和金钱,这些都是沉淀成本,也舍不得离开。

我认识到自己的优点可能是善于总结,那么就多学习多总结,最后总结出一套自己的体系。

平衡和完善,我认为这两个词是很关键的。平衡指的是我们和市场互相踩节奏的动态平衡,完善就是指交易体系。

我们行业没有贵族,大家都说“富玩股票,穷玩期货”,是有一定道理的。

期货市场的波动是无序和万变的,肯定要以万变来应对万变。

没有一个体系是完全绝对正确的。

交易员一生都在追求一个体系的全面性,最后把全面融合起来做到熟能生巧。

这个行业要赚钱还是得看天吃饭。

很多人面对市场的时候都是“拔剑四顾心茫然”的状态,刚看到市场时只觉得是一个无序的波动的市场,实际上是要顾前顾后,顾左顾右。

暴利是绝对可以复制的。

手法是绝对可以复制的,而且真正优秀的手法只不过是太细节或者不够细节。

这个市场的淘汰率是98.4%,而只有1.4%的人能成功。这1.4%是动态的,现在的1.4%和十年后的1.4%是不同的。

我只反对一种止损方式,就是当你预设了一个很好的止损点位以后,行情延续一直往反方向走,就把止损位拉大,这是我最反对的。

止损从小放到大或者从大放到小都是不建议的。

想在这个市场赚钱是比较容易的,但是想赚大钱的话一分靠拼,九分靠命。

我认为适合做期货的性格:一是柔和,二是逻辑推理能力特别强。

目前很多商品都是中国掌握着定价权,有着绝对优势。

韭菜少了,赚钱越来越难。

我们这个行业里没有贵族,市场上我们知道姓名的一些优秀盘手,他们都是从民间生长起来的,他们像小强一样在期货市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更了解中国的期货市场。这些优秀人才聚集在一起,最后形成了组织,形成了团队。

不要认为机构和散户相比较会占决定性优势。

这个市场有两个属性,一是波动的无序性,二是时间上的永恒性。

波动整体是无序的,局部是可推导的,所以我们抓局部可推导的特征来做策略研发。

期货就是生意,就是一买一卖,很多人把它复杂化了。

我们要合理地去赌,别盲目。

往长远看的话,我追求的是谁做得更稳。

真正好的盘手,每天打开电脑坐在那儿的时候,信心就涌入你的胸腔了。

你的交易体系不能量化的部分一定要把它质化。

我觉得目前股市是处于一个不阴不阳的状态,我们最好是等它企稳了到真的是有态势,最起码是国家宏观的经济面有配合的时候再去参与。

(2017年到目前为止的商品市场)我们可以把它当做相对宽幅的震荡来处理。

这是个不大合适的时间节点,因为势能不够强劲。我的建议是大家最近少做、多看。

作为一个盘手,要专注于当下,当下是什么样的,就怎么做。

从中长期的基本面来看,橡胶的基本面并没有这么糟糕。

基本面信息也要讲一个平衡,越极端的基本面情况其实越容易产生大行情。

有行情的时候就认真做,没行情的时候就干点其他该干的事儿。

附:视频节选

Tips友情提醒: 韩旭老师将在6月5日起连续1个月通过视频直播及微信群交流的方式,为期货投资者讲解梳理适合自身的稳定实盘交易系统,感兴趣的期货爱好者可【点击此处】参与主持人:各位投资者朋友大家晚上好,我是七禾网刘健伟,欢迎大家收看今天的七禾直播《高手面对面》栏目。我们《高手面对面》是2017年新推出的一档栏目,每周会邀请市场中的一位高手作为嘉宾,进行面对面交流,分享他们的投资心得和理念。本期我们有请到上海亿杉交易者俱乐部的韩旭老师。首先由我来介绍一下,韩旭老师2009年进入期货市场,经过多年历练,2014年开始稳定盈利,2015年成立交易团队,目前除了资产管理业务以外,还在做培养交易员的工作。我们先请韩旭老师和大家打个招呼,做个自我介绍。

韩旭:大家晚上好,主持人晚上好。我接触期货其实不算特别早,2009年才开始接触,2010年才正式开始做。2010年那会儿做铅锌矿贸易,就接触到了套期保值,以套期保值的名义进入了期货市场,走到后面就变成投机了。很多现货商都是这样,暴过很多账户,我就暴过一个账户,也是第一次体会到期货市场的凶险。最开始入金500万,前一天还是有浮盈,隔了一个晚上,一个跳空,浮亏120万,就马上砍仓了。后来就慢慢做,稳定亏,45度角向下。亏完了之后我就跟朋友商量,做一个团队,那会儿虽然我们做的菜,但是肯定也有高手。当时CTA还没有阳光化,我们拿一笔钱给一个优秀的团队来做,结果没有谈成,就把钱给个人盘手做,效果也不是很好。我当时就想明白了,都是要亏钱,还是应该我们自己来亏,至少还能学到东西。2012年我接触到了七禾网,其实我个人的成长和七禾网关系很大。我第一次接触到七禾网的时候就看到有那么多高手的访谈,像发现金矿一样,全部整理成word保存下来看,后来也参加了七禾网的培训等等。这段过程走的也很艰难,2013年开始才盈利,但是那时候曲线也不漂亮,波折也大,总权益回撤控制不好。后来随着自己的交易体系越来越完善,2014年才慢慢稳定下来,到现在虽然我们整个团队都还是小学生,但是我们可以充分意识到这个市场的风险有多大,一直以自有资金管理为主,追求稳定,复合收益率也还可以,大概就是这样。

主持人:您2009年进入期货市场,在2014年稳定盈利之前,中间也有5年的艰难的奋斗历程。很多人一年、两年亏损就会停一停,两年、三年之后可能就坚持不了退出这个市场了,您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韩旭:第一点,这可能跟个人性格有关,我这个人说好听点叫执着,不好听点就是执拗。第二点,我除此之外也还在做生意,生意不用操太多心的时候也可以提供经济来源,这时操盘没有那么大的压力。我认为在这个市场上怎么看待行情很重要,怎么看待自己也很重要。我在这个市场投入了那么多年青春和金钱,这些都是沉淀成本,也舍不得离开。我认识到自己的优点可能是善于总结,那么就多学习多总结,最后总结出一套自己的体系。一边相信自己能成,一边也看着资金曲线上行,看到了曙光,所以逐步就坚持下来了。我看着自己的历程是没有质变的,只有量变,可以看到资金曲线一点一点变得平缓。

主持人:刚才韩旭老师提到这5年的“总结”,请您用几个总结一下从曾经的稳定亏损到2014年后稳定盈利的原因。

韩旭:平衡和完善,我认为这两个词是很关键的。平衡指的是我们和市场互相踩节奏的动态平衡。我们稳定盈利不是指拿一个账户一年翻几倍,而是要管理好场外、场内资金,心态的节奏等等很多方面,要和各个点都要协调,形成平衡关系。完善就是指交易体系。一个技术面派的人说我知道哪里开仓,哪里加仓,哪里减仓,哪里平仓就可以了,其实不是,你需要有一个一致性的哲学理念能指导你的交易手法,把你融入到市场里。你具备交易系统、资金管理系统、风控系统,这些都是独立的,但是都得全面、完善,才能对抗系统性风险和策略风险、主观情绪风险等。

主持人:提到体系,我们知道您有一套亿杉平衡点交易体系。借此机会,您也给我们介绍一下这套体系。

韩旭:第一是我之前也学过很多课程。第二是我们行业没有贵族,大家都说“富玩股票,穷玩期货”,这也是有一定道理,这个市场有杠杆效应,小资金能够迅速放大。我做一个泛泛的解释,就是我们刚入市场前三年可能是追求交易系统,后面就开始追求资金管理,六年一过,突然发现在交易水平之外有更高层次的东西,是哲学理念的追求。当你理解透了这一点后,会知道老手都是逐浪做交易的。这些体系最好是在你进入期货市场的时候就能完善的建立好,比如说是什么样的哲学思想指导应用这种手法进行交易。期货市场的波动是无序和万变的,肯定要以万变来应对万变。当你手法、资金管理、风险控制等进行参数性质的改变,最起码要围绕整体体系和哲学思想改变。这是一条线,下来分支出来比如风控系统。我们都知道期货市场凶险,从去年开始有很多人做的很好,但是也有很多老手回撤也挺大的。那么我们如何解决这样的问题,尤其是针对新手,还没有老手那种风控程度。老手可以通过场内、场外资金管理,大不了出金管控好场外资金,新手就需要一套完善的风控系统。比如说到底交易哪些品种、哪些市场、什么时间交易、单品种的风控是多少、整体风控是多少、总权益、怎样控制回撤、怎样设置安全垫等等,这些都是风控的细节问题。另一个分支资金管理体系,我们所有的盈利的手法都是围绕小亏和大盈来打造体系的。把小亏解决了,如何实现大盈呢?假设你做到一波行情,行情还在不断延续,一定要先解决持仓能力问题,这就要量化出来如何持仓。除此之外还要进行加减仓,赢的时候一定要凶,不然不能覆盖亏损的成本,就要进行正反金字塔、菱形加码、依托形态加码、依托量能加码,这些都是资金管理的范畴。另外还要有一套心态管理的系统。比如说怎样解决你的焦躁、紧张、压抑、贪婪、恐惧这些。如果你其他体系完善,是不应该存在这些问题的,但是如果存在,你也要有一套方法来应对。所以当把这些都延展开来并且学会以后,这就是我们亿杉平衡点体系的优点了,比较全面。再加上我个人也当过学生,当过老师,我知道怎样对一个学生负责任,对他的成长最有帮助。

主持人:听起来有些复杂,那入门门槛是不是会比较高?

韩旭:也不会。我个人最喜欢白纸,最好交易软件都不会用。因为好多人做了很多年期货以后,其实是在一条反路上越走越远,这是很可怕的。那么这样的话你先要把他的车头扭转过来,然后再重新灌输正确的交易理念和手法。光扭转思路可能就需要一段时间,不过没关系,重新再开始也是很快的。再说他积累的不一定是错误,大部分都是正确的交易经验,只是他不会量化,不会运用。交易手法是很容易复制的,交易经验难一些,那就要靠老师一直负责任的跟踪他,带着他,不要让他出现看盘太尖锐了等等问题。

主持人:韩旭老师刚刚给我们介绍了亿杉平衡点交易系统,其实我们现在市场上形形色色的交易系统也非常多,您自己在制定这个系统前肯定也看过其他一些系统,做过对比和参考。您自己感觉亿杉平衡点交易系统优点在哪里?

韩旭:刚才我说的全面算是一方面,再一个是级别不同,原理一样。如果中轴是平衡稳定的,那么可以结合起其他分支体系。比如一个人以前体系做的还算熟练,但是欠缺资金管理,我们就可以把我们资金管理这一块加入他原来的系统,辅助他自己的交易。模块化的体系,都可以拿来就用。我要求我们团队,但凡带徒弟的老师,除了能带学员盈利,还要求系统尽量能量化,不然执行起来是很难的。所以全面、细节、负责任,我认为这三点是我们的优势。我们团队的名字叫“亿杉”,就是一生的意思,做完师生之后,也要做一辈子朋友。我在教学员的时候,进步最大的也是我,经常也能得到一些新点子。本来在储备策略的过程中我们也要做团队的头脑风暴,现在经常在学员问问题的时候自己也能得到灵感。从一个细节延展开来,形成一套完整的交易策略。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模块化”,我是否可以这样理解,除了白纸交易员在亿杉团队学习,全面吸收您刚才说的资金管理体系、风控体系。那有一定经验的交易员,在资金管理上有短板,只学习资金管理体系,在其他体系中甚至与您有一些背道而驰的体系,这样可不可以?

韩旭:肯定可以。这个行业就是千人千法,很多来我们团队学习的学员也挺让我惊讶的。有一些做了十几二十年的老交易员,也能稳定盈利了,他就是想学习我们有优势的地方,对他是有帮助的。没有一个体系是完全绝对正确的,最怕交易员会这么想,我从来不这么想,一个学员过来,我们先交流讨论,发现哪里有缺点就弥补。因为一个交易员一生都在追求一个体系的全面性,最后把全面融合起来做到熟能生巧。如果一个人在细节的地方处理不好,那我们的“模块化”对他肯定是有帮助的。但是他整体体系是他的性格形成的,干预不了。所以我不一定是在复制一个又一个韩旭,而是让别人拿过去形成他自己的东西。

主持人:从亿杉团队的资料中,我也发现您的团队里面成员有做高频、波段、趋势、套利等等多种手法的,但是现在市场上很多团队手法会比较单一,专注于高频或者趋势或者套利。您这种全覆盖的模式的优势和劣势在哪里?

韩旭:平衡点体系主要的手法是隔夜波段性质的,高频量化和对冲交易这块是我们团队交易员其他一些做交易的手法。建立团队的初衷还是为了规避个人交易的主观性风险,这么多年下来身边高手也挺多的,大家志同道合在一起做个团队,整个团队也是共产主义性质的,大家都各有各的手法,没有绝对领导性的人说必须怎么下单,不会说当一个人基本面看多的时候要求大家都下多单。有可能同一时间一个品种我在做多另一个交易员在做空,也没有关系,最终一年下来盈利就好了。平衡点体系我总体感觉应该是一个长短周期共振,隔夜波段性质的交易手法,典型且可以量化。

主持人:平衡点体系除了期货市场,对于股票市场适用吗?

韩旭:交易理念通了之后,交易手法也有一致性,应该能应用于所有市场。我个人也做外汇,参与外盘市场,2015年也做股票。现在带了学生之后,只做国内期货市场。

主持人:2016年国内商品期货市场行情非常大,但我们七禾网与很多盘手交流的过程中感觉到,实际上很多盘手也表示并非那么好做。虽然黑色系暴涨暴跌很多,但是碰上“双11”这种行情,可能也一夜回到解放前了。我们了解到2016年亿杉团队整体的收益水平还是不错的,请韩旭老师给大家分享一下在2016年,你们主要经历了哪些,又是如何获得这样不错的收益表现的?

韩旭:我个人认为我们这个行业要赚钱还是得看天吃饭。其实2016年的行情,上半年看起来波动没这么大,到了下半年就像是一个太极图的循环,太极体系也是指导我交易的一个重要哲学体系。过程肯定分为蓄势、出势、爆发、萎缩,从2015年年底萎缩,到2016年初的蓄势,到了年中出势,到了下半年开始爆发。对每个不同阶段的行情节奏我们会有一个把握,而且我们的风控体系是非常严格。像“双11”那天的高点,通过技术手段是可以监测到的,那天是周五,我周四晚上就开始减仓,最后全部平仓了。到了周五那天晚上正好有点事,夜盘就躲过去了。但就算没躲过去,像我们团队的吴老师,那天开盘之前那根短周期K线一出来的时候,其实形态已经很坏了,盘感虽然是不能量化,但是有了多年交易经验你能感觉的到。我们就坐在他旁边看着他减仓,一直全部平仓。我们当时还有朋友说在外面开会,软件出了问题,平也平不了,这当然运气是一个问题,手段也是一部分,风控是否严谨也是一部分。还有在上半年的时候,其实我有三、四个月资金曲线起不来,很平稳的震荡。做交易这么多年了,其实对于资金的温和横盘,我是有耐心等他的,随后行情爆发的时候,虽然收益率还是不错,但总感觉有些行情没有吃饱。再等一等吧,看今年有没有这样的行情。

主持人:您刚才说策略主要还是集中在隔夜波段上,您如何看待左侧交易,右侧交易?

韩旭:很多人面对市场的时候都是“拔剑四顾心茫然”的状态,刚看到市场时只觉得是一个无序的波动的市场,实际上是要顾前顾后,顾左顾右。顾左是指对左侧交易手法有所了解,尽管不是做基本面的人。我最开始做基本面吃了大亏,但是对基本面的大致走势还是要有所了解的,这对个别品种未来有可能的走势有心理准备。顾右是指对右侧交易有所了解,大家平时都要运用到的找细节切入点的手法等。顾后就是风控系统要严格,而且要有量化标准,能实现一致性,比如单笔亏多少,日内最多交易几笔单子,总权益最大回撤,何时该休息等等。顾前是指要有大局观,“直挂云帆济沧海”的气势。一旦有了持仓,怎样赚的更多更饱一些,舍弃一些小的浮盈回吐,赚取更大的趋势延续性,有可能一波趋势就改变了你的命运,所以要有这种气度和格局。

主持人:韩旭老师讲了“一波趋势改变你的命运”,其实市场上对一套好的盈利方法能否复制也有些争议。我们上一期嘉宾吴洪涛老师提到了“暴利是可以复制的”。您对此怎么看?

韩旭:暴利是绝对可以复制的。我一直觉得我是属于笨一类的人,用我们交易员的话说,聪明人分两种,一种是有发散性思维的人,一种是善于总结的人,他说我可能不太具备发散性思维,但是善于总结。那这么说我还算聪明人,善于总结就是把别人成功的方法拿过来,结合自己的性格,为己用。手法是绝对可以复制的,而且真正优秀的手法只不过是太细节或者不够细节。比如说你学到了一个依托均线,看几个指标,或者专门做双高点、双低点,但是这些形态背后的思想,再者怎样做风控管理,怎样配套资金管理系统,都要搞清楚。也许手法、理念等等都是复制出来的,但是最终都要总结成一套你自己的交易体系,所以体系是完全可以复制的,只不过经验是没法复制的,这就只能多看盘,积累交易经验。

主持人:我作为一个白纸交易员,只是复制了韩旭老师的交易方式,再看看盘,就可以实现稳定盈利吗?

韩旭:这个肯定不能。如果我要跟你讲一套系统,可能一天就讲完了。如果单纯讲交易系统,可能几分钟就讲完了,如果配套上其他模块,可能一两天也就讲完了,真正难点在于你日后的交易中。我在我们团队中交易年数算短的,只有八年时间,我们团队中稳定盈利十年的交易员都有了,交易经验没有办法复制是因为你没有经历过那些行情。虽然我教给你的手法是全面的,但是这些手法应对不同的行情有不同的做法,你在还没有碰到这种行情的时候,你不知道怎么用。有时候我指导我的学员们,短短两个交易时间段内可以加14次仓位。第一天底仓建了2%、3%,第二天底仓可能就20%、30%了,从一开始加仓你就没有风险了,因为越往上浮盈越多。但是真正操作的时候你会面临一些心里因素,这时候就是要由我来指导解决了。有时候行情来了,学员看不懂来问我,我给他指导一下,他就恍然大悟,不是方法没有,而是他不知道用在这个地方,经过一点拨他就用上了。其实就是这一两笔交易就可能改变他的命运,他开始会玩了,知道市场就是这么回事。通过这样的交易,应对一笔笔不同的交易,他也渐渐变成了市场老手。

主持人:韩旭老师带过很多学生,在您看来,他们可能会遇到的难点在哪里?比如当成功学习了一套系统后还是没能成功获利,原因可能会是什么?

韩旭:说实话我最怕的是我的学生执拗,不听话。我作为学生的时候是很听话的,我跟所有人学东西都是别人怎么教我就怎么用。其实无论是正确的理念去坚持,还是错误的理念去改正,只要能听过来人的话就行。你亏钱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好处,亏钱也是亏给市场,也不是亏给我。只要听话的话,一切都来得及,一切都好办。其他年龄也不是什么问题,我带的年龄最大的学员有60多岁了,年轻的还有不到20岁的。年纪越大经历的事情越多,越沉稳;年纪越小,精力越旺盛。大家都各有优点,包括性别等等都不是问题。

主持人:亿杉团队也一直在培养交易员,请您谈谈培养交易员过程中的感受。您作为培养他们的老师,最大的难点是什么?

韩旭:我还年轻,可能性格上还稍微优点急躁。带学生的时候不会急躁,但是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会急躁,有时候恨不得把自己脑袋里的东西都装给他们。有时候我告诉他们宏观手法,我是这么理解的,我看到的是精髓,但他们看到的其实还是表面,还会重复犯同样一些错误。不过最开始肯定教的还是风控,他的账户首先不能出现大幅回撤,我带的每一个学生我都把他们当做可能是未来中国优秀的基金经理来培养,那么风控肯定是首要的,按年算回撤不能超过10%,这是一个大前提。在这个基础上,大家能赚多少各凭本事,就按照体系来,看你对体系的理解有多深入。在学员前进的过程中会遇到坎,实际上是他太抠细节了。我们删选行情是从宏观到微观,整个全面都会兼顾到,但是他有时候就会抠一个点,以偏概全去做,他以为他是按体系做,其实不是。我说的只是大致的情况,还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为什么这个点位不对,量能不对还是形态不对,我会具体一个点一个点去解决,劳心劳力就在这些地方。

主持人:期货市场是一个输多赢少的市场。我们常说“二八法则”,但是在期货市场盈利的20%可能都不到,甚至只有10%、5%。您觉得通过培训,能否改变这个“二八法则”?

韩旭:这个不能,这是神仙才能做到的事。不是说一个体系厉害,或者说一个人厉害就能改变市场的状态,这是大自然的规律没法改变。“二八法则”其实还是客气了,我前几节课都要提醒我的学生,这个市场的淘汰率是98.4%,而只有1.4%的人能成功。但是要尽量往前挤,从亏损到不亏不赚到实现一些小的盈利,不被市场淘汰。因为这1.4%也是一个动态的,现在的1.4%和十年后的1.4%是不同的。我默认所有人的交易都能延续30年,只要坚持用我的体系,30年以上你不会死,今年没成,说不定明年就成了,可能今年7月份出一波行情,你就成了,那个时候你就是1.4%里的人。未来如果你开始不听话,可能又回到98.6%的人里去了,这是一个动态平衡,高手也会亏,新手也会赚,这个行业就是如此。

主持人:您觉得能进入这1.4%,关键是在哪里?

韩旭:风控第一。再一点是要平衡,处理好自己与市场的动态关系,不要太激进。比如我现在知道我的账户回撤要控制在8%以内,那么我今年就要先打好一个10%的安全垫。账户从1到1.1的时候很艰难,从1.1到1.5的时候又是一个坎,当你有了利润之后想好怎样等比放大资金量,怎样用浮盈对抗风险,这时候从1.5稳定做到2,再往上做,这也是一个关键点。很多人在亏钱的时候心态不好,这很正常,但这已经限制住了。最怕的是赚钱的时候心态不好,我让学生交作业的时候很明显发现,他们多数情况下是盈利的,可能有些亏损了碍于面子没给我看。有些盈利的还挺多,莫名其妙一笔大幅亏损,这我就很不高兴,资金量运用一看就不是按之前的要求来的。他就主动承认错误,我觉得能改就好了。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他们可能在盈利过程中忽视了之前设定好的止损线或者控制风险的要求。

韩旭:对,人真的是容易狂的。像去年赚得比较好的情形下,有几笔交易也是赚得我心惊胆战的,当时行情是非常好,哪里都支持,我的资金量也不是等比放大,当然超量也不多,而且是个人账户不是基金账户。基金账户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而且跟你在公司的位置没关系,风控要砍你的单子你就必须得严格执行。就我个人账户有时做到2以上就会适量放大些仓位,但是也会做的比较短,而且日内会把利润了结掉一部分,隔夜的部分会把风险度降下来。

人真的是会受主观情绪控制,会贪婪,尤其是赚得很多的时候。

主持人:现在很多人可能会采取动态止损的方式,也避免了一些像去年一样大波动行情下,没有抗住一波后行情就起来了的情况。这种方式在您的系统中有没有体现?

韩旭:我只反对一种止损方式,就是当你预设了一个很好的止损点位以后,行情延续一直往反方向走,就把止损位拉大,这是我最反对的。我们做单子都做的是当下,在你开仓之前你对行情当时的走势是有一个客观的评判的,就是根据过去的走势推导未来可能的走势,做的是当下的行情,这时止损点设置一定是相对合理的。行情往后走和你当初的交易手法是没有关系的了,你做都做了,止损就是你的纪律,不应该动它。止盈无非是多赚一点少赚一点,这没问题,只要赚钱就是对的。但是止损从小放到大或者从大放到小都是不建议的。

主持人:如果不移动止损,那会不会错过一些行情?

韩旭:那就再进,如果有一段行情,在你的交易系统中是吃不到不要紧。指导我的哲学体系中其中有一点是对自己,对他人,对行情都要保持一种宽容的态度。我们都不是神仙,谁都不能保证把一段行情从头吃到尾,这一段走出来的时候是相对性的给你了一个指导,给你一个信号,告诉你这段趋势能延续,并且很强。其实这个时候你做并不应该在意这段利润没吃到,而是告诉你现在进去是安全的。我们所有人都是在客观评判行情之后赌未来,从一个点做进去赌未来,至于这个点是怎么样的,延续了多少,过去的跟你没关系,我们赌的都是未来,有可能还有新的高点,我赌的是下一个。

主持人:就目前来看,亿杉交易员培养情况怎么样?请韩老师简单做一下介绍。

韩旭:我对风控还是很满意的,作为一个团队来说,他们都是按照我的体系的风控系统来做的。因为有的时候资金量比较小,风控比较难做,但是对待2万和2000万应该是一个态度。有时候你看着他们用着你的手法,赚着钱,心里也是很开心的。带线下学员的时候,之前四期都是赚钱的,我至今还记得,很多人来的第一天就把学费赚回来,还赚了很多,那是行情配合,去年的行情确实好。那时候带领第一期学员做了甲醇的行情,几乎都做到了赚到钱了,第三期做的是黑色和橡胶的上涨行情,第四期做的是有色和橡胶的下跌。就是这一次运气不太好,大家也看到了行情整体处于一个大幅震荡的区间,这就教他们练耐心。应该让他们看到,我作为一个老师,我也在严格按照手法执行,按照我的体系执行,现在就不是我的体系能赚到钱的时候,我早上8点半到公司,夜盘到12点才走,要让他们看到我这几天坐在电脑前一笔单子都没下。在行情对你不利的波动下,没有赚钱,但是也没有亏钱。其实做交易最难练的也是耐心,需要教会他们这一点,慢慢等到行情来的时候带着他们做就好了,把该赚的钱再赚回来就好了,我还是挺满意的挺有成就感的。做交易员的导师,最开心的就是学员对自己的肯定。

主持人:您说之前的四期学生们都是赚钱的,是指他们在培训期间赚钱,还是现在已经形成了一套稳定盈利的交易方法?

韩旭:过程中就在赚钱,我也提到了,都是实盘操作,有行情配合一定要用上去,才能真正学到。一旦做对了就要告诉他们处理盈利单,一旦错了就告诉他们应该是怎样的止损方法,包括怎样看待市场,怎样选择切入点,怎样选择离场点,就要一定面对面我带着他们做,他们赚到钱了才能树立起来信心。很多交易员没有信心其实差的就是一两单的交易,这种信心树立起来以后即便他后来不在你身边下单了,他自己也能一致性的执行,能稳定赚钱。去年那几期学员正好有行情配合,他们学起来也就更快一些,赚到钱就懂了。

主持人:在交易员培养体系中还会有后续的措施?

韩旭:现在是互联网发达的时代,有很多便捷的通讯工具。2010年、2011年的时候在我知道七禾网是第一个把优秀的交易员推到台前来和大家交流的平台,但是在之前很多人就是看哪本书写的好就跑到哪里去找老师。现在平时我们一般就在上海总部,有时也去其他分公司带交易员培训。培训完了因为大家各有各的事要做就回去了,之后就微信、电话沟通。总之我也告诉他们,有任何交易上的情绪问题,即便是凌晨两点也要及时给我打电话,我们一直好好聊,把你聊通为止,做好计划怎么改正,明天再重新开始。所以我们始终是秉持一个负责任的态度,通过互联网的工具能更好的实现。

主持人:您到目前为止已经带了多少学生了?

韩旭:200多。

主持人:200多个学生中有没有有特色的?或者说您觉得这200多人中的成功率有多少?

韩旭:我们也是从资管一直到培训,培训才做了半年多。说实话不可能马上就看出来成功率,我们也会一直跟踪和统计。现在的情况让我们比较满意,线下的培训70%、80%的成功率是有的,比如来10个人,有7-8个人能认同你的理念并且能用好。有一两个可能以前自己错误的体系根深蒂固,那就慢慢改,大家要相处一辈子。那七八个人大问题没有,最多就是交易细节问题,帮助他们解决就好了。我们有两套交易体系,还有套是线上培训。有些距离比较远只有通过他的交易记录做个回访工作,现在的成材率还是挺让我们满意的。也挑出了不少交易员,一看他们交易单子就知道是我们的徒弟。我告诉他们不要追求短期暴利,只求稳定,你如果缺钱我就给钱,缺账户我就给账户,那些表现不错的学员也会入选亿杉交易团队。我们主要的交易员小赵现在做的很不错了,当时也是我们的学员。我现在有两套策略,但是一个人同时操作两套策略可能不是一个好事,容易混乱,所以就由我来制定计划,他来执行,同时我们俩一起商量策略细节,看如何修改完善,这对于我们来说就是最大的帮助。

主持人:刚才韩老师提到也带过200多个学生,见过形形色色的交易员,在您看来什么样的性格适合做期货?

韩旭:我这个人挺笨的,我觉得我都能做出来,应该99.99%的人都能做好。我认为你想在这个市场赚钱是比较容易的,但是想赚大钱的话一分靠拼,九分靠命。来一波极端性的历史行情,这就跟手法没关系了,这先不谈,是两个极端的情况。我认为适合做期货的性格一种是比较柔和的,比如我说的听话,就是柔和的体现,不会跟市场对抗,也不会和老师犟嘴,大家客客气气讨论,这就比较占优势。另外一种是逻辑推理能力特别强,在市场十几万的小账户做到几亿也有一大把。以前都不会想到很多年纪这么小的交易员能做这么好,现在一看也都做的不错,我发现其中很多都是逻辑思维特别缜密的人,他们特别善于总结市场中出现的状况,形成自己一套稳定的东西,这也算是天赋,但是这也同样是可以靠后天努力来覆盖。

主持人:今年以来商品期货市场操作难度也有明显上升,与前几年相比,您在交易过程中感受到发生了哪些变化?

韩旭:波动性是一方面,规律是一方面。第一,2010年,商品市场日内波动很大,而波动大的时候正是我亏得最凶的时候,手法还没有稳定,后来夜盘推出后,中国商品的连续性更好了。第二,这与中国综合国力增强,在世界上的话语权重量也有关系,以前我们经常看外盘的走势来确定第二天开盘走势,现在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外盘了,因为没有必要,目前很多商品都是中国掌握着定价权,有着绝对优势。并且内盘的成交量也非常大,几乎中国是最大的期货市场。第三,走势更规律了。第四,参与程度萎缩,从2010年到现在,整体的参与程度呈缓慢下跌状态。第五,韭菜少了,赚钱越来越难,变成团队与团队之间的竞争,人才和人才之间的竞争,策略和策略之间的竞争,这就是现在市场的整体氛围。

主持人:刚才您也谈到市场的结构发生变化,我们从一些官方数据中可以看出来,目前市场的保证金是4000亿左右,4000亿中机构占着大部分比重,散户所占比重越来越少,你目前的培训工作主要服务于散户,有没有针对这样一点,散户怎么和机构进行竞争?

韩旭:我刚才说过一句话,我们这个行业里没有贵族,市场上我们知道姓名的一些优秀盘手,他们都是从民间生长起来的,他们像小强一样在期货市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更了解中国的期货市场。这些优秀人才聚集在一起,最后形成了组织,形成了团队,不管是私募还是期货公司的投研部门,都是从散户成长起来的,没有多大区别,不要认为机构和散户相比较会占决定性优势。

在市场中,我们会发现不少私募的风控体系并不严格,资金曲线波动非常剧烈,反而一些运筹帷幄的散户就做得很稳,所以没有哪一方能占决定性优势。虽然在信息和资金方面,散户不及机构,但散户也不用担心,船小有船小的好处,船小好掉头,把风控控制严格,剩下的就是等行情,行情来时尽量做到放大资金量。当然如果你有心思,也想在这个市场发光发热,做一些力所能及事情,那就做一个团队就好了。无论私募也好,散户也好,跟他整体的交易水平有关系,所以散户也有自己的优势,也能做得非常好。

主持人:谈到散户,早两年,市场上有很多一波行情或是一个品种成就一个交易员的故事,但是近两年,这样的故事减少了,您觉得是否还有可能产生?

韩旭:绝对会的,这个市场有两个属性,一是波动的无序性,从混沌理论的角度来解释,波动整体是无序的,局部是可推导的,所以我们抓局部可推导的特征来做策略研发。二是时间上的永恒性,交易行为从有人类历史就开始了,交易行为一直进行,无非就是现在科技更先进了,有K线和均线可以看,交易行为永恒运行的过程中,人类在不断参与。有人说历史不会重演,但是会高度相似,所以极端行情还是会出现,我们团队也同样,2014年的商品下跌和2015年的股指行情成就了我们,赚到了以前想象不到的钱。完成原始的资本积累以后,剩下该怎么做?选择做团队还是个人操作?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路,但这种事情还是会出现的,超级盘手就是这样来的。

主持人:之前我也曾到上海拜访过韩旭老师,您在上海有一个收藏品的展馆,在一些玉石方面,包括金丝楠木上很有研究,您觉得收藏品市场与期货市场有什么异同之处?

韩旭:其实期货就是生意,就是一买一卖,很多人把它复杂化了,特别是初入期市的几年,越学越艰难,越学知识越丰富的时候,看得越来越复杂。当你重新把期货看成一买一卖,这时候你看到的是市场的精髓,做现货与收藏品同样,都是差不多的套路,都有固定的思考模式。至少我做交易的时候知道什么样的机会属于我,什么样的机会不属于我,做收藏品也同样,我喜欢金丝楠木或翡翠,我就只精于这几样,不再碰其它的,什么样的料子我可以做,什么样的料子不适合我做,这些心里都要有数。

主持人:现在您在交易上,以及收藏品方面,精力是怎么分配的?

韩旭:对于收藏品市场,我有团队在打理,不需要太多精力应对。因为我们收藏品的渠道比较窄,只能走一走顶级的富豪圈子,因为这个东西没有可比性最贵,而且它受众面积很小,只能针对一个圈子,不然就是走拍卖行。去年有两场珠宝展比较操心,之后就没有其它事情了,不用浪费太多的经历,因为收藏就是这样,收藏的东西前提是你喜欢,而且没有可比性,市面上找不到太多相似的,收藏了以后,至于之后谁喜欢谁买走并不是你积极主动做营销就能成就的事情,若没有人喜欢,自己留着也挺好。

主持人:交易和收藏,您更喜欢哪一块?

韩旭:难以取舍,若要必须选择一块,我会选择交易,有些人盈利出金是买房子,或是买理财产品与铺面,我盈利出金买木头,买石头,这是我的第二爱好,这几样爱好都是我大学毕业以后慢慢建立的,都很烧钱,都需要赌。

比如木头,外面看起来能做挡板,一刀下去中间有条细裂缝就没法做挡板,哪怕这块木头几百万也废了,只能拿来做一些小件。石头更是了,之前有一块竞标价八亿欧元的石头最后切出来只卖了几百万人民币,因为它切割出来以后的成色一般,这些都是一种赌。期货市场也是这样,但我们要合理地去赌,别盲目。我以前做期货都是使劲儿重仓做,但是现在只做自己看得懂的行情,并且这个行情要延续性很强,我可以找到合理的止损点,其次就是尽量做单边,规避震荡和回调。找到适合自己做的东西,相对来说就稳一点。

主持人:咱们亿杉团队有资产管理上的业务,包括我之前接触的亿杉团队的几个核心人物在一些私募基金管理上都有比较不错的成绩,那么您是否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亿杉团队整体的情况?

韩旭:我们之前发的几只产品都取得了比较不错的成绩,个人操作的资金去年收益率也是相当不错的。我觉得在这个行业是不能比的,你横向去跟身边的人比收益率不合适。首先一点就是操作100万资金和1个亿资金的难度不一样;第二,每个人的风险偏好、交易模式有差异;第三,我认为咱们这行业的钱都是时间给的。比方说我去年赚了6倍多,另一个人可能只赚了一两倍,但是往十年看呢?我不敢说我一定能比他做得好。这个行业大多数人盈利不会超过三年。往长远看的话,我追求的是谁做得更稳。每个人都会有情绪低落的时候,尤其是市场行情不太好,不太适合你的时候,会那么怀疑一下自己,哪怕马上纠正了,其实这也是错误对吧?其实真正好的盘手,每天打开电脑坐在那儿的时候,信心就涌入你的胸腔了。你就知道,除非今天行情不出来,否则我就是要赚钱的。所以别跟别人比,就跟自己比一比。看看自己的单子,今天比昨天好,昨天比前天好就是有进步,而且我们要追求稳定,千万别追求太狠、太暴利的东西。

主持人:讲到好的盘手,您也培养了非常多的交易员,就您来看,如果您作为一个私募团队的掌门人,选拔交易员的标准是什么?

韩旭:首先是看性格,我不太喜欢特别尖锐,性格棱角特别分明的,最好是积极、活泼、开朗的,要平和一些,与人为善。因为这样他们的手法好复制,只要这个人在你的风控体系之下,就不可能不赚钱。我觉得性格是第一位的,其他的方面都好纠正。还有一点就是不要有太多后顾之忧,能做好场外和场内的资金管理,也只有这样才能踏踏实实把交易做好。在这个行业,可能有时候你努力了很久,但行情就是不配合,让你无法得到想要的结果,这时候如果你有生活压力真的就不好办了。

主持人:可能在您培养交易员的过程中也有过许多拿着全部身家来学交易的学员,对于这点您是怎么去引导他的或者就干脆叫他不要做了?

韩旭:体系的全面性绝对不能仅仅是教学生一套交易方法而已,还有好多方面,其中就包括心态管理。有时候我扮演的就是一个心理医生的角色。我的学员作为徒弟跟我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他们手法已经练得很熟,我们有时候聊天不是谈论交易技巧而主要是为了解开他们的心结。我也有亏到想跳楼的时候,但最后还是自己慢慢走出来。原来有钱亏干净了就想想自己还能不能做点其他什么事情先积累一部分资金,从头再来,最起码先把家人安顿好。等你再回到这个市场,哪怕只有5000块钱也没关系,先把这笔钱做稳定了,如果缺钱跟我讲,我肯定会帮你。我个人认为,作为一个盘手,只要你稳,就永远不会缺钱。如果有的交易员的心态已经让他们稳不下来了,我就会劝他们最好先脱离盘面。有时候离盘面太近不是好事,干脆就先别看,出场去把自己该干的事情,该尽的责任都做好以后,换一个面貌重新再回到市场中来,没准儿就能做得更好。

主持人:您多次提到了心态管理,很多机构和交易员也都在强调这一点,但是这个其实很虚化,您是否能给我们解读一下您所理解的心态管理?

韩旭:如果我的学生很听话,能按照我的体系来执行,这时候应该不涉及心态管理,为什么呢?因为你每天的操作都是固定的,假如你要止损,你的账户每回撤到一个阶段就会有相应的风控手段,风险敞口越收越紧。倘若每天都是在严格执行,包括你盈利的时候也是,那你就是个机器,这时候有什么心态问题呢?关键是你教会的学生不可能一辈子待在你身边,所以他自己独立出来的时候还是会面对这些问题,那怎么办?这时候就要教会他具体的方法。我之前强调过,你的交易体系不能量化的部分一定要把它质化。比方说你要教他做冥想,怎样做冥想都要告诉他,包括平时要用什么态度看盘、怎么写笔记、怎么和人聊天甚至怎么出去散步都要告诉他。用外在的东西来达到一个内心的平静,把方法质化出来教给他,让他自己控制自己。

主持人:请您和我们分享一下您对接下来这个市场的观点或者看法。

韩旭:我先说一说股市,我觉得目前股市是处于一个不阴不阳的状态,我们最好是等它企稳了到真的是有态势,最起码是国家宏观的经济面有配合的时候再去参与。像这样的行情我觉得都没有必要看,我目前股票是空仓。对于商品市场,去年的一个底部企稳,然后一波拉升以后你可以说它是过去几年下跌市的一个反弹,也可以说它是一个上涨,但是现在形式不太明朗。其实今年的行情相当难做,这时候就要稳,我的账户基本上没有什么回撤,但是盈利也不多,以前像现在这么点盈利会急死,但是现在也想通了,既然大家都这样,那就随遇而安。我们看2017年到目前为止的商品市场,本来说冲2016年的高点,假如说能横住,突破了以后那会有一波好的延续性,结果回落了。这波回落我们可以发现是进二退一、进二退一,跌得一点儿也不顺。如果说它是延续从2012年开始的下跌行情的话,应该是顺利地跌下来,但是它没有,所以我们可以把它当做相对宽幅的震荡来处理,尤其是最近这几天。最近的十个交易日我没有下一笔单,只观望,因为真的不太适合,这时候无论你在什么样的时间级别建仓都可能会反复打止损,这是个不大合适的时间节点,因为势能不够强劲。我的建议是大家最近少做、多看。现在农产品(000061,股吧)有一些品种的基本面相对好一点,工业品还需要看下半年的供需情况。总之无论是在上涨,还是延续过去几年大的下跌市,只要能走出来一波相对的行情,脱离现在的震荡格局,就会好一点,我们现在要做的更多的是等。作为一个盘手,要专注于当下,当下是什么样的,就怎么做。我们会有一个宏观的预判,但是具体的参与手法要视具体的情况而定。

主持人:具体到一些品种或者板块上,比如说去年比较火的黑色系,您有什么看法?

韩旭:其实黑色系今年热情不算那么高涨,以螺纹这些为首,现在是维持一个相对宽幅的震荡区间,尤其螺纹这两天收了收敛三角形的形态,我们还是要等它的突破。对于供给侧改革这件事情国家的决心很坚定,可能还在持续进行,但是由于去年的力度比较大,今年有没有空间还不好说。关于其他化工,橡胶最近跌到了低谷,虽然我是做短期波段的,但是从中长期的基本面来看,橡胶的基本面并没有这么糟糕。所以跌到这个地步如果没有放量向下突破的时候可能我们就不太敢重仓参与橡胶,还是先等一等看。农产品的基本面有一点不瘟不火,现在整体来看的话也都是一个没有脱离平衡的态势。基本面信息也要讲一个平衡,越极端的基本面情况其实越容易产生大行情,现在的基本面情况没有给我们那种特别明确的表现。我们好多策略也在等待,不光是短的,中长线的也在等。

主持人:亿杉团队是否有去做一些品种的布局或者预判?

韩旭:有行情的时候就认真做,没行情的时候就干点其他该干的事儿。像现在的话我主要是完善我的交易体系,另外也时常联系我的学生,了解一下他们目前的情况,我觉得这是我现在该干的事情。真正来行情的时候会很忙,就没有时间去兼顾这些事情了。

主持人:您擅长收藏品市场,对于这方面,2017年您怎么看?

韩旭:2017年精品还是好走的,相对来说我感觉现在字画比较好一点。不过自2012年以来经济稍微有点儿下行,所以销售情况是不如之前的。不过做精品就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我们要有钓鱼翁的耐心,这一点在期货市场上也是适用的。做收藏品就是等机缘,无论买还是卖都讲求一个眼缘。我觉得收藏品是财富的载体,更多的是实物的意义,不像在期货市场上只是钱和钱的斗争。

主持人:刚好也提到了场外市场,对于去年开始比较火的房地产市场,韩旭老师您有什么样的看法?

韩旭:房地产其实我不了解,但是我的学生有好多是做房地产的,好像他们做得也还好。我觉得,房地产是中国这两年的经济命脉,不光和债务、地方政府、银行有关系,跟老百姓(603883,股吧)也已经息息相关了。我敢判断的就是一线城市可能还是会有上涨空间,而且不会跌,但是二三线真的不好说,最起码像在云南那边好像是有点稍微滞涨的态势,应该会出现一个两级分化的现象吧。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七禾网

(责任编辑:陈姗 HF072)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散户就一定是韭菜?期货这个行业里没有贵族!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延伸阅读:

    无相关信息
标签:散户观点

上一篇:T+0能保护散户? 最新公告曝大利好

下一篇:股市:散户该如何把握行情 大盘历史走势规律将再度重演?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